1944年6月1日,英国伦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

  艾森豪威尔火了,而且还是暴跳如雷那种。这似乎对一向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艾森豪威尔是十分不相符的,但是艾森豪威尔确实是火了。

  艾森豪威尔指着一摞侦查机从高空拍到的照片冲着周围的人大喊道:“你们谁他娘的能给我解释一下,这该死的大片的烟雾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围的人最少也都是中将的军衔,大家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在这个时候去给自己找麻烦。不过艾森豪威尔却并不愿让大家就这样轻松的低头不语。指着照片对着自己的副手英国空军上将马绍尔-阿瑟问道:“马绍尔爵士,你来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英国人的军队有一种传统,拥有贵族头衔的将领都很喜欢别人称号自己的贵族头衔,而不是什么将军或者元帅这类的军衔,从而彰显出自己与平民军官之间的高贵来。当初在欧洲盟军总司令的人选上,英国输给了美国,为了搞所谓的政治平衡,这副总司令自然就要由英**官来担任。英国空军上将马绍尔-阿瑟正是因此才担任了这个职位。不过马绍尔-阿瑟此人也不简单,是最初英美联合参谋部的参谋长,并且还担任过地中海战区的空军司令,可谓是对军事上十分的在行,而且在深愔军事的同时,马绍尔-阿瑟在协调关系上也有过硬的本事,善于处理好盟军各部队和各兵种之间的关系。艾森豪威尔之所以当初选择马绍尔-阿瑟来做自己的副手,除了政治平衡方面的考虑,有很大的因素就是马绍尔-阿瑟的处理复杂事物能力强这一点。

  但是马绍尔-阿瑟那里知道这法国北部的这大片的烟雾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眼下又不能说自己不知道这种很丢面子的话,只好是硬着头皮说道:“艾克,眼下的情况十分复杂,烟雾的面积十分的巨大,从法国洛里昂到雷恩再到鲁昂这一线的北部都是遮天蔽日的烟雾。侦查机的飞行员说他们在空中都能闻到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呛人的味道,好像法国人在大面积烧什么东西。”

  艾森豪威尔听的是直翻白眼,心道:“我用的着你给我墨迹半天说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吗?我问你的是法国人为什么要烧这些东西”不过艾森豪威尔也知道这个马绍尔-阿瑟肯定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自己再问下去估计也是白搭,所以只能对空军的负责人马洛里上将问道:“马洛里将军,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阴谋,这是一场德国人的阴谋。现在德国人的空军无法阻止我们的轰炸,所以他们才会制造这些烟雾来让我们的飞机看不到地面目标,从而使我们的轰炸难以奏效。”马洛里说道。

  艾森豪威尔听完马洛里这话就陷入到了深深的忧虑之中。艾森豪威尔所想的并不是马洛里说的这样的简单。艾森豪威尔真正担心的是德国人看穿了盟军将会在诺曼底实施登6计划。

  盟军为了欺骗德国人,对盟军的登6地点作出错误的判断可谓是煞费苦心。早在4年底盟军的十几家情报机构就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这个部门就是专门负责制定和实施战略性的欺骗已经情报收集的行动。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只是一个绰号‘老骗子’的6军中校,虽然他的职务和军衔并不高,但是却拥有极大的权限。有时甚至丘吉尔和罗斯福也得按照‘老骗子’的要求安排活动或表声明。

  ‘老骗子’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通过各种途径诱使德军分散在欧洲各地,从而使德军在法国尤其在诺曼底地区的守军降低到最低的限度。二是要让德军高层相信,诺曼底的登6只是一场佯攻,目的就是诱使德军过早的投入预备队,从而为在加莱地区的主攻引开德军主力。

  ‘老骗子’果然是个行骗高手,在刘七还躺在病床上时利用那些假情报可是没少混弄盖世太保。每次都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将一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颠来倒去的情报让盖世太保获得,让盖世太保的情报官员几乎是废老鼻子劲才分析出符合盟军希望的错误结论上报到德国高层。刘七也就因为这样原因才下狠手整顿盖世太保的,因为你要是只贪一些的话,刘七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最多也就是。但是你要是又贪又蠢还自作聪明的话,刘七那是绝对不能忍受的。这也就成为了法国盖世太保负责人奥托-西塞命丧当场的因素。

  不过到也不完全怪奥托-西塞能力不够,实在是盟军的手段太毒辣了些。在法国北部有一个隶属于‘老骗子’部门的地下抵抗小组。后来因为偶然原因这个抵抗小组被盖世太保破获。抵抗小组的大部分人包括负责人在内有数十人都被抓了起来。随后在盖世太保的酷刑之下有很多人都合作了,其中也包括负责电台的小组成员。盖世太保让报务员继续保持同英国国内的联系,因为报务员的收指法就像人的笔迹一样是别人无法假冒的。

  报务员如果按照事先规定的不安全密码就意味着是说明自己已经暴露。所谓的安全密码就是在规定的某个单词中故意拼错或者重复。这个报务员自然是没有出安全密码。但是盟军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战略目的,依然是将盖世太保所要求的大量武器、炸药、通讯器材、获得经费甚至是一些用来送死的人员都空降到指定位置。从而使奥托-西塞对盟军即将登6的错误地点是深信不疑。

  这些物质和人员当然都毫无例外的会落到盖世太保的手中。盖世太保的刑讯手段当然不用说谁也清楚,能不开口说话的几乎是寥寥无几。当然盟军派遣到敌后的特工都是携带有毒药的,以便在被捕或者无法忍受刑讯是自尽。罗马教皇还专门问无法忍受刑讯而自尽的交通颁布了特赦,赦免这些人自杀的罪过,好让他们有上天堂的可能。

  但是为了让假情报送到德国人些被空降下来的人员的毒药其实只是阿司匹林而已。盟军就是要让盖世太保使用各种手段,让那些受尽严刑拷打,求生无路,求生无门的特工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供述出来。而这些特工所知道的全都是一些假情报而已。并且这些供出了假情报的特工就算是活下来也背负上了自己曾背负祖国的沉重的包袱。

  估计任谁也想不出,盟军的情报机构会无耻到这种地步,用数十万的金钱和数十个忠诚的部下的生命为代价,目的只是将假情报提供给德军并使德军对其深信不疑。

  而那些被自己人出卖的特工才是最可怜的人,很多人都死在了战俘营中自己人的手上,因为他们罪名是出卖祖国。而那些被自己人处死的特工直到死的那一刹那也竟然认为自己是一个可怜的叛徒,是罪有应得的人。

  当然这些事情刘七是知道的,为了防止那些战俘营中出现可笑的锄奸行为。刘七下了一道命令,将那些‘可怜的叛徒’都单独进行关押。因为刘七知道这些人是一些真正的无名英雄,是被那些无耻的家伙用来送死的棋子。

  情报的欺骗还仅仅是一个方面,为了让德国人认为盟军会在距离英国本土最近的加莱地区登6,盟军在加莱对面的英国东南地区虚构了番号为美国第一集团军群的部队。

  这个虚构出来的美国第一集团军群,由三百多报务员伪装成集团军、军、师、团、营之间无线电通讯,严格按照同级别单位的日常通讯量进行联络,并在多佛尔设立假司令部,使用大功率电台与各下属部队联系,甚至真正的登6部队第1集团军群司令部的部分命令也先通过电话传递到多佛尔的假司令部,再由假司令部的电台送出去。德军的无线电侦听、定位部队测出了盟军的这些无线电通讯,从而判断出盟军登6的主攻方向是加莱,因为盟军司令部就在加莱的对面多佛尔。

  其次在英格兰东南部地区,修建了军营、仓库、公路、输油管线,并由好莱坞的道具师设置假的物资囤积处、假机场、假飞机、假坦克、,假大炮,还逼真地在河面上制造出军舰航行的油迹、坦克在公路上留下的履带印。再将部分在登6初期没有作战任务的部队调到这里,驻扎操练。就这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再让历尽辛苦突破盟军空中防线的德军侦察机侦察照相,造成了盟军在英格兰东南集结了约4个师组成的第一集团军群的假象。

  而且在非洲被打的丢盔弃甲的巴顿这次也成为了制造假象的工具。誓要复仇打到法国巴黎的巴顿极其没有悬念的成为了美国第一集团军群的司令。当然在巴顿的口中自然也要好好的奚落一下皇家空军,因为巴顿一直都把自己在非洲吃的败仗都归结与皇家空军的支援不利上。

  不得不说巴顿的大嘴巴十分的好使,非常成功的使自己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想当然的就成为了德军关注的重要人物。从而使德军想到作为登6部队指挥官的巴顿在英格兰东南部频频出现,自然意味着登6将在加莱。

  而同样在非洲打了败仗但是却屹立不倒现在却成为诺曼底登6指挥官的蒙哥马利这时也必须配合这场欺骗行为。蒙哥被告知出门时必须进行化妆,并且将有专人进行陪同。另外盟军还找了一个相貌酷似蒙哥马利的演员去了直布罗陀视察防务。这也就让德国人自然而然的相信了盟军登6指挥官一定是巴顿无疑了,那么登6的主攻方向必然是加莱。

  为了欺骗对面的德国人盟军可谓是煞费苦心,简直是不计人力物力的忽悠着德国人。为了不让德国人看穿自己的苦心,先,为防止德国情报机构从爱尔兰获得情报,英美迫使爱尔兰关闭了德、意驻爱使馆,并没收其无线电设备。1944年月9日起,英国中断同爱尔兰的一切民间交往。月17日,又进一步宣布封锁爱尔兰,拦截所有未经许可离开爱尔兰的飞机、舰艇。

  其次,为防止驻英国的外交人员获取情报,于4月17日起英国宣布暂时取消外交特权,禁止外交人员在英国的旅行和出入英国;禁止使用外交邮件;禁止外交使馆使用电台与本国联络,如有紧急事件,只能使用英国提供的电台和报务员;对各国外交使馆实行全面警戒。

  再次,对民间新闻报道实行严格的新闻检查,所有报道都必须经多道检查才可登报。禁止记者向海外报,禁止出口报纸杂志,以防德国从中获取情报。5月5日起所有从英国出的信件都被延期出。除必要人员外,限制公民出入英国。

  对参战部队的保密措施也前所未有,4月1日宣布登6部队集结的英格兰南部沿海十英里为军事禁区,4月6日起部队取消休假,军人和公务员的所有公文信函、电话均受到检查。美军人员被禁止擅自使用越洋电话、电报同美国本土联络。5月8日起所有登6初期的参战部队均不得擅自离开由铁丝网围成并有宪兵检查的营区。有关登6计划,始终限制在经过仔细甄选的军官范围里。

  而就是对那些知道登6细节的盟军军官情报部门也是看管的甚紧,出动了数千名情报人员对参战部队各级官兵实行严密监视、检查。4月18日,身为美国第9航空队的主要指挥官亨利-米勒少将在伦敦克拉里奇饭店出席宴会时,酒喝的有点多了,把握不住自己,‘信口开河’的三次大声说起诺曼底登6的具体时间,声音大的连侍者也听的很清楚。那些情报人员立刻对这个宴会进行了严密的控制,并将情况报告给了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丝毫不念自己和亨利-米勒老友之间的面子,当即把亨利-米勒的军衔降为了中校,并当天就派人送回了美国。而此事件中最倒霉的就是那些参加宴会的无辜的人,一点也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份高贵就能逃脱,结果都被弄到专门的地点给软禁了起来。

  当然亨利-米勒这个当事人感觉到天大的不公,非要找艾森豪威尔去讨个说法。艾森豪威尔没有见亨利-米勒,而是让人给了亨利-米勒一封信,信中说道:“正是因为你长期以来的工作成绩显着,我才不予你更为严厉的惩罚,要不然你可以向军事法庭进行申述。”一听艾森豪威尔拿军事法庭来跟自己说事,这米勒当时吓住了,亨利-米勒知道:自己虽然是一个将军,但是跟盟军眼下要进行的登6比起来,简直毫无可比性。这要是碰到了二百五法官,说不定进军事监狱都有可能。进监狱可是要丢大人的,这亨利-米勒就是少将也扛不住。

  还有一件事,在44年月份的时候,美国6军芝加哥6军邮件分检处有一个从英国寄来的邮包被打开,邮包中有一份文件,文件涉及到盟军诺曼底登6的时间和地点。这件事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高度重视,立刻对此展开了调查。原来寄件人是伦敦盟军司令部工作的一名上士,是名德裔美国人,由于此人工作压力太大,又十分思念自己的生病的姐姐,在工作中鬼使神差,竟然将往部队的邮件写上了他姐姐的,误送到了美国。经过联邦调查局的仔细甄别,此人与其姐姐都是忠实美国人,并未与纳粹有任何的瓜葛。最后也没有追究这个人的失责只罪。

  一名少将因为酒后失言被严肃处理,而一名普通士兵也犯下了错误却并未受到处罚,这不得不让人对美军队处理问题的方式充满了感叹。试想这种事情也只有在美军中才会出现。对上位者的严格要求但是却对普通士兵网开一面,这似乎荒谬不合理但是却让人不得不深思。

  这处心积虑费尽周折的欺骗明显取得了成功,德军将大部分部队都放在了加莱地区,而且在加莱修建的工事是极其的加固。这不禁让盟军的高层是眼睛已经看到了希望。说实话这数周来艾森豪威尔每天都过的极为紧张,生怕会出什么事情。恨不得是下一秒就到了登6的那一刻。因为这压抑的日子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气氛紧张的令人恐惧。

  万幸从各种迹象上看德国人似乎还是老样子,并未出现什么大的举动。可是在这紧要关头,这法国北部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一大片的烟雾,艾森豪威尔要是还能忍受的住才是怪事。

欢迎大家访问:四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shu46.com/book/45603/615/